民營經濟研究動態

宗慶后的雄心:從西部到全球

編輯:作者: 來源:來源: 作者:作者: 時間:2010年05月24日 訪問次數:2973

  

  從1994年到重慶兼并三家特困企業開始,娃哈哈就開始了自己的“西進運動”。 至今已在除浙江以外的29省市建立了100余家分公司,其中在西部貧困地區、革命老區、少數民族地區投資54億元,建立了近60家分公司。今年剛剛被福布斯雜志評為中國內地首富的娃哈哈董事長宗慶后,給記者詳細講述了娃哈哈的西部故事。

  國家號召西部大開發

  我們義無反顧地去了

  記者(以下簡稱記):早在1994年,娃哈哈就到重慶兼并了三家特困企業,當時是出于什么樣的考慮?為什么沒有選擇建新廠的方式?

  宗慶后(以下簡稱宗):主要是因為政府號召我們去對口支援三峽。當時我們考察后發現,當地企業的條件確實比較差,很多工廠處于半停產狀態,連工人的工資都發不出來。考慮到建立新廠需要一個過程,而且很多工人都等著上班,所以我們就出資4000萬元,兼并了當地三家特困企業,組建了娃哈哈涪陵公司,利用他們的舊廠房,增添了設備,立馬開始生產。隨著企業的不斷發展,舊的廠房后來全部都新建了。新公司成立后,我們以成熟的產品、成熟的技術、成熟的市場,輔以雄厚的資金實力,使涪陵公司一舉打開了局面,產值利稅連年快速增長,躋身“重慶市工業企業50強”,同時安置了1000余名移民的就業問題,帶動了當地運輸及配套工業的發展。事實上因為當時是第一次在省外建廠,我們亦抽調了一些在杭骨干過去支援,當時企業內部也有不少反對的聲音,但是我們考慮這是國家需要,所以還是義無反顧地去做了。

  記:娃哈哈的西部戰略是如何的?目前推進到什么程度?

  宗:現在娃哈哈不僅在四川、重慶等地有生產基地,在新疆、云南、貴州、青海、甘肅、廣西等西部各個省我們都有基地,去年我們又在西藏建立了西藏娃哈哈分公司。目前,外省公司產值、利稅已占整個集團公司的一半以上。

  從目前情況看,我們在西部的發展還是比較成功的,主要原因是我們有市場,有產品,就地生產就地銷售。當然,當地政府的支持亦很重要,而且他們亦很歡迎我們去投資,因為娃哈哈在各地都是龍頭企業和利稅大戶,我們過去建設新廠,不僅能為當地解決就業、創造稅收,還能帶動當地包裝、運輸等相關行業的發展,進而帶動當地經濟發展。所以當地政府和群眾對我們也比較信任。

  我的人生價值已經和企業價值綁在一起

  記:娃哈哈一直堅持“產業報國、澤被社會”的企業社會責任觀,具體該如何理解?

  宗:我認為企業最主要的責任,就是要為社會創造財富,創造稅收,創造就業,通過企業發展推動社會進步;其次要對自己的員工負責,要帶動企業不斷發展,讓員工分享企業發展成果,使員工生活水平不斷提高;再次就是要注意保護環境,不能損害下一代的利益。還有就是企業發展起來以后有實力了,要做一些慈善事業。但是我認為做慈善最重要的是要培育造血功能,因為光靠救濟是救不富的,所以我們做慈善不單單是捐款捐物,更多的是在貧困地區、革命老區和少數民族地區投資建廠,為當地人創造就業機會,讓他們勤勞致富。

  記:福布斯雜志今年將您評為內地首富,財富對您來說意味著什么?您曾經透露個人年消費不超過5萬元,是這樣的嗎?人生的價值在哪里?

  宗:《福布斯》的排行榜是根據企業利潤和市盈率得出來的,更多的還是對我們企業價值的肯定,對我不會有任何影響。我既沒有做房地產、開煤礦、搞資本運作去賺什么暴利,亦沒有銀行貸款,即使有財富亦是靠一分一厘積累起來的。對于金錢,我覺得財富到一定程度就不完全屬于自己了,2000萬元以上的財富對個人來說就沒有意義了。像我的消費水平可能還不如下面的員工高呢!(說著他取下了戴著的手表)這個手表別人都以為是高級手表,其實只是一個很普通的電子表而已。我一天三餐都在單位里吃,偶爾還睡在辦公室,除了抽兩包煙,喝兩杯茶,也沒有什么其他的消費。而且人到了目前的地步,已經不是為了賺錢,而是體現人生價值、履行社會責任的境界了,財富僅僅是一個數字概念而已。

  對于人生價值,我認為每個人本性都是一樣的,無私是需要建立在一定的物質基礎和精神基礎之上的。比如我以前一個月賺28元的時候,自己飯都吃不飽,肯定不會考慮去做慈善事業,只想多賺些錢吃飽飯。馬斯洛理論把需求分成生理需求、安全需求、社交需求、尊重需求和自我實現需求五個檔次,依次由較低層次到較高層次排列。他說得很有道理,我現在就屬于自我實現階段。我一輩子就搞了這么一個企業,下面還有這么多員工跟著我一起創業,我的人生價值和企業價值已經綁定在一起,做好企業就是實現自己的人生價值。

  誰合適就誰接班

  誰有能力誰接班

  記:作為一名浙商的杰出代表,你對浙商這個群體如何評價?他們成功的原因是什么?浙商要不要變?

  宗:我認為目前浙商整體水平還沒有上升到足夠高的層次。像我們這一代浙商以前都比較窮,窮則思變,所以很多人亦具有艱苦奮斗的精神,能吃苦耐勞。但是大多還屬于“小打小鬧”,真正做大的沒有幾個。比如現在有一些人把資金用到投機炒房上面,而不是真正用于發展實業。我認為這樣下去會使得制造業停留在落后水平。此外,錢來得容易,去得也容易。這些錢不進入實體經濟,而是一直在虛擬經濟里,對就業沒有好處,對經濟發展沒有好處,最終亦不利于老百姓收入的提高。前段時間有不少浙江制造企業出現困難,我認為很多并不是因為經營問題,而是因為把貸款投入到股市、樓市,結果資金出現問題,企業就支撐不了。這里面,說到底還是因為制造業利潤太薄,稅費太重,企業的壓力太大,再加上老百姓的消費能力不足,出口又受阻,市場又不景氣,資金自然不愿意進入制造業。現在美國人已經在說要回歸到發展實業,也就是回歸制造業來解決就業,浙商可能也需要考慮轉型升級,謀求更好的發展。

  記:作為第一代浙商的杰出代表,你對第二代浙商有什么建議?在衣食無憂中成長起來的第二代能不能成功接班?讓子女接班是不是一個理想的選擇?

  宗:對于接班問題,我認為任何人都可以接班,管理層接班可以,子女接班也可以,這還要看子女是否有興趣來接班。現在很多第二代都是在國外留學的,他們的思想觀念、文化等都會有變化,他們可能也會找自己感興趣的東西去發展。我認為接班問題,誰合適就誰接班,誰有能力誰接班,子女承接的是你股東的權利,而不一定非要去管理企業。

  大浪淘沙,企業優勝劣汰也是很正常的。無論是國內還是國外,最終能存活下來的企業都是佼佼者。這個社會在不斷進步,長江后浪推前浪,一代比一代好才行。我認為要讓第二代成功接班,一定要教育好、培養好,要讓他們從基層干起,多吃點苦,只有熟悉企業后,成功接班的機會才會更大一些。不過現在的第二代大多做不到,畢竟父母都想子女過得好一點,再加上年輕子女獨立自主的觀念很強,要求過分嚴格可能還會造成矛盾呢!

  (本版資料圖片由娃哈哈集團提供)